@(獨家特稿)解讀“習主席的文化理念”系列專題   @【已鉅惠五年!】2020年宣傳經典套餐“10+30=1800”網媒炒作推廣方案   @《自駕中國行》系列采風(行程圖集)   @企業不能沒文化!   @北京風痕文化傳播:多媒體公關宣傳/整合營銷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企業新聞 > 文化

學者論道│城市考古對人居環境詩學的研究意義

時間:2022-08-17 09:34:00  來源:民生經濟網  作者:

西南財經大學西財智庫、成都現當代城市美學研究院研究員 焦瀧天藝

【摘要】 我國正在經歷著大規模且快速的城市更新進程,如何創造出符合城市居民精神品味、獨具特色、千城千面的詩意人居環境是一個迫在眉睫的課題。破解該問題的關鍵在于探尋并識別出每個城市的文化基因,在此基礎上設計、引導、互動、交流,最終塑造成獨特的城市性格。城市性格主要是由城市的歷史文脈所決定。本文從傳統的城市考古和新城市考古的定義、方法及案例進行研討,通過采取傳統與創新城市考古并重的探源方法,使每個城市的根性文化能得以發掘,城市的地景風貌越來越具有地域特色,城市居民也走到了文化與藝術的中心,一座座具有東方詩意且性格鮮明的中國城市將逐漸成形,綻放光彩。

【關鍵詞】城市考古、城市性格、人居環境詩學

“一個人類住區不僅僅是一伙人、一群房屋和一批工作場所。必須尊重和鼓勵反映文化和美學價值的人類住區的特征多樣性,必須為子孫后代保存歷史、宗教和考古地區以及具有特殊意義的自然區域。”

——聯合國人類住區溫哥華宣言 1976

當今的全球城市戰略面臨人類生存發展的諸多挑戰,人們越來越達成一個共識:未來城市將是“可持續的”“智慧的”且“詩意的”。建立能源節約型的韌性城市,科技賦能互聯互通的智慧城市,富有審美韻致的詩意城市,是全人類的共同追求。在這樣的美好愿景之下,雙碳戰略、智慧城市以及城市美學的研究應運而生。

一、城市考古探源城市文化基因

對于城市美學的研究者來說,如何創造出符合中國城市居民精神品味、獨具特色、千城千面的詩意人居環境是一個迫在眉睫的課題。破解這個問題的關鍵在于探尋并識別出每個城市的文化基因,在此基礎上設計、引導、互動、交流,最終塑造成獨特的城市性格。城市性格,主要是由城市的根性也就是歷史文脈、城市的地景風貌以及城市居民的主流文化特質三個時空元素組成,后兩者的確立也源自于城市的歷史文脈。因此只有挖掘城市的根性,從城市考古出發,才能探源到城市最根本的文化基因。

城市考古是以古代城市及相關遺存為對象的考古工作。城市考古的核心目標是梳理城址在各階段的布局與分區,總結城市在歷史時期中的揚棄,據此復原出古往今來相應的城市建設過程,為研究城市政治經濟體系、文化脈絡的延續及流變提供科學的考古依據。

中國城市考古工作的方法與古代城市發展的時代特征密切相關。中國古代城市的發展時期可大致分為初期、先秦、秦漢、魏晉南北朝隋唐和宋元明清五個階段。根據城市空間布局的特點,又可將城市劃分為:宮城、內城、外郭城及公共空間。城市考古通過考古地層學與類型學,對古代城址進行系統勘探,再對其關鍵節點詳細解剖,結合文獻,追溯古人城市營造中所體現的歷史及社會文化風貌。

中國歷史源遠流長、幅員遼闊,決定了城市考古的復雜性與綜合性。首先是田野工作的復雜性與綜合性。城市考古涉及到幾乎全部的考古領域,如陵墓區考古、宗教考古、民族考古、手工業考古、中外文化交流考古等。這些考古領域又涉及到古代人類學、社會學、經濟學、政治學、文化學、建筑學、宗教學、美學、法學、軍事學、自然科學等學科。其次是資料整理的復雜性與綜合性。城市考古囊括多個學科門類,出土文物非常龐雜,梳理資料,建立數據庫和刊發成果需要多團隊甚至幾代人的積累。因此城市考古是將田野考古調查、勘探及發掘方法相結合,以考古學為基礎、多學科融合的巨系統研究。

城市考古的巨系統研究可分為四個不同的維度:規劃設計維度、歷史地理維度、建筑園林維度及人文社會維度。規劃設計維度是在零散的考古發掘中,運用城市規劃要素將城市空間的總體格局綴連復原,同時關注遺址外的歷史環境、山川地勢,探索古代城市“選址形勝”的哲學理念;歷史地理維度是關注城市與環境之間的互動與變化,包括城市之間的區域關系、水系與城市發展的關系,氣候與城市聚居的關系,為研究城市環境提供全息立體的自然史料;建筑園林維度是從古建筑群組布局、建筑單體形制、建筑營造技術、園林景觀設計等方面搜集線索及基礎資料,歸納提取古建筑設計與山水園林體系的美學元素;人文社會維度是從考古發掘的遺存,包括實用器、禮器、建筑構件及錢幣等推演古代城市的經濟發達程度、社會等級結構、主流文化審美、語言習俗特性、宗教信仰儀式等重要信息,為呈現城市考古成果,探源城市基因,梳理城市文脈,塑造城市性格提供珍貴的實證資源。

二、城市考古創意城市詩意風貌

吳良鏞院士曾經提出,為建設可持續發展且宜人的居住環境,應發揮各地區建筑文化的獨創性,首先要通中外之變。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國文化與世界文化的交流、結合會影響到城市人文內涵的展拓,因此要融貫地研究東西方人居文化的精華。其次要通古今之變。中國歷史悠久,人居之所常常具有深厚的文化傳統,是今日城市建設的寶貴資源,應開展城市考古,發揮中國規劃理念與人居文化的獨創性,古今融合創新,建設出文化氛圍濃厚的居住地域。最后,在兩者的基礎上,要塑造人居環境的靈魂,在物質世界里創造詩意的精神世界,開啟人們的心靈之境。因此在建設人居環境時,必須盡力做到科學與藝術相結合,使建筑與城市擁有長遠的甚至永恒的感染力與生命力。

為創建詩意的人居環境,城市規劃者應從城市考古出發,研究地方傳統和城市特點,提煉古代城市與建筑最根本的美學元素。同時結合全球最新的建筑科學技術,將美學元素運用到城市規劃和建筑園林里綜合設計,要尤其重視保護歷史文化遺產,在東與西、古與今中創意出獨特的地區城市文化及地景風貌。

張錦秋院士是踐行城市考古引導規劃建筑設計的領軍人物。就像建筑師高迪與巴塞羅那一樣,張錦秋與西安之美也緊密聯系在一起。張錦秋的設計項目大體分為三種類型:一是現代建筑設計的多元探索,二是在特定歷史環境保護地段及有特殊文化要求的新建筑設計,三是歷史名勝重建與古跡復建。她認為這三種建筑創作的前提不同,設計的自身特點和發展趨勢也不同,說明即使是傳統建筑的繼承與發展,也需因地制宜、因題而異。張錦秋的設計理念有機結合了傳統與現代,于傳統側重在環境、尺度與意境;于現代側重在材料、功能與技術。

張錦秋設計的陜西歷史博物館是一座具有濃郁民族特色的現代建筑,其傳統與現代的結合是多層次的。在建筑設計上有的“寓古于新”,有的“寓新于古”,有的“古今并存”。室內設計采用“寓古于新”,起到新中含古,似古又新的效果。如序言大廳選用中灰色鏡面花崗巖石墻和地面,本色鋁合金懸掛式覆斗形組合吊頂。又如博物館大門設計,采用不銹鋼管與拋光銅球組合成空透金屬大門,其設計理念來源于傳統铇釘大門。“寓新于古”可從預制受力構件上見到端倪,造型簡潔的大屋頂下的椽條、支撐屋檐的斗拱,體現出唐代及現代建筑共同追求藝術、功能與結構的高度統一。“古今并存”從采用現代化的建筑構件與材料中呈現,例如許多不開窗的墻面安裝四五米高的大型預制板。這樣“三位一體”的設計思想在張錦秋的工作中貫穿始終,她堅信,對中國建筑傳統和現代需求理解越深,兩者的結合點層次就越高,所創作的建筑就會越新穎、醇厚、雅俗共賞。

張錦秋院士致力于傳承中國傳統建筑文化,主持西安主要的大型公共文化建筑與城市設計,如西安大雁塔景區三唐工程、陜西歷史博物館、西安鐘鼓樓廣場、陜西省圖書館和美術館群體、大雁塔南廣場、大唐芙蓉園、曲江池遺址公園等。這些公共文化建筑串聯起西安這座古城與其當代居民的本土情感,“新唐風”的獨特城市風格被西安人廣泛接受、認同并引以為豪。

三、城市考古塑造居民文化特質

作為城市居民,可以從創立和參與新“城市考古(CITYWALK)”中來發現和傳承城市的歷史文化,探索、重現、感受、豐富新的“詩意”與“鄉愁”,在繼承、融合、變化中形成現代城市居民所獨有的主流文化特質。

“城市考古(CITYWALK)”是一種以民間視角關注城市歷史的在地性研究。“城市考古(CITYWALK)”活動對普通市民開放,通過“考古專家”帶領十幾人小團隊走街串巷講解的方式,把城市遺跡的“原真性”歷史文明傳達給居民。與傳統的城市考古不同,新城市考古的核心是“考現”,將現實生活中的事物作為觀察對象,在地面上可見的范圍內去進行歷史研究,而非掘地考古。新城市考古與現下流行的社交媒體網紅打卡地也有本質區別。網紅打卡地是一種“景觀消費”,以獵奇的心態為出發點去體驗一個新鮮景觀。而新城市考古是秉承考古的科研精神,漫步游走在一座城市的文化景觀與歷史遺跡中,探尋城市背后的底蘊氣質和發展變遷,更加強調參與性、學術性、知識性及趣味性。

“Urban-Archeo(上海城市考古)”是2018年成立于上海的獨立城市研究團體,是新城市考古概念的起源地與踐行者?脊艌F隊致力在城市生活和歷史現場中,通過有組織的自我教育,啟發體驗,記錄調查,溝通反思,拓展城市文化的多元性藝術與知識生產,進而激勵更多的居民參與到推動城市歷史文明進程的實踐中來。

上海城市考古團隊在位于上海的外灘源區域成立了開放式歷史研究室,項目包括“歷史地圖”、“記憶拼圖”、“開放式檔案板”、“回鄉之所”等板塊。每個板塊都對公眾開放,觀眾既是參觀者也是參與者,在長達四個月的時間里,觀眾可以與城市考古隊員一起,共同完成外灘源區域的在地性歷史挖掘實驗。此研究項目是對“城市歷史敘事共建”的一種新嘗試:“歷史地圖”是以各個不同歷史年代的外灘源詳細地圖為基礎,多層次視覺化呈現該區域的歷史變遷;“記憶拼圖”鼓勵在外灘源生活工作的個人,將個人影像與私人記憶在地圖上進行分享,共建歷史城區的多元敘事;“開放式檔案版”每月設定研究主題,招貼各種相關檔案、文獻、影像、地圖、人物及實踐的報道信息,專業工作者和公眾共同完善和豐富歷史的諸多細節。外灘源區域正在經歷最后的改造,上海城市考古團隊利用這一時機,將城市居民先人們的故事,承載于留有余溫的老物件中,悉數珍藏老上海的點點鄉愁。

在詳述深化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中指出,“對文明起源和形成的探究是一個既復雜又漫長的系統工程,需要把考古探索和文獻研究同自然科學技術手段有機結合起來,綜合把握物質、精神和社會關系形態等因素,逐步還原文明從涓涓溪流到江河匯流的發展歷程。要加強統籌規劃和科學布局,堅持多學科、多角度、多層次、全方位,密切考古學和歷史學、人文科學和自然科學的聯合攻關,拓寬研究時空范圍和覆蓋領域,進一步回答好中華文明起源、形成、發展的基本圖景、內在機制以及各區域文明演進路徑等重大問題。”

相信采取傳統與創新城市考古并重的探源方法,在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的積極互動中,城市的根性文化得以發掘,城市的地景風貌越來越具有地域特色,城市居民也走到了文化與藝術的中心,一座座具有東方詩意且性格鮮明的中國城市將逐漸成形,綻放光彩。翻開歷史的一頁,我們有“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的成都,也有“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的杭州,我們有“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西安,也有“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南昌……在五千年的文明傳承下,中華兒女將繼續書寫人居環境詩意篇章。

最新信息

  風痕,資深媒體人士,網絡營銷專[詳細]

推薦信息

  風痕,資深媒體人士,網絡營銷專[詳細]
鄭重聲明:本網頁面構造與內容設置全部為自主創意,如有模仿或雷同將追究法律責任
澳门威斯尼下载app